红楼是一个世界世界是一个红楼 越剧红楼梦为何经久不衰

红楼是一个世界世界是一个红楼 越剧红楼梦为何经久不衰

红楼一世界/

 

世界一号

红色的

建筑

红楼梦

《红楼梦》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 当这个经典的爱情故事被艺术加工并搬上越剧舞台时,无论你爱上哪个角色,你都能真正体会到越剧带给你与其他剧种不同的东西。 艺术表现的魅力就在于以形动人,以情感动人。

1958年,越剧《红楼梦》首次向剧迷介绍。 徐玉兰、王文娟两位越剧大师的演出,当时受到热烈追捧。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她抵抗了时间的雕刻,成为歌剧舞台上万千剧迷喜爱的经典。

越剧剧目_精彩越剧_越剧表演/

▲1958年版越剧《红楼梦》中的徐玉兰、王文娟

精彩越剧_越剧表演_越剧剧目/

自1958年2月18日在上海普通舞台首演以来,60年来,越剧《红楼梦》几乎遍布全国乃至海外,累计观众达12亿人次,使越剧成为中国戏曲的奇迹。 作为纪念,上海越剧院于今年2月18日在上海大剧院演出了“宫廷版”《红楼梦》,随后巡演了北京、重庆、宜宾、泸州、成都、广州等地。香港。 “林姐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优美的歌声旋律再次响彻各处。空间的熟悉、时间的流逝,让越剧《红楼梦》成为立体金字品牌。

毫无疑问,小说为这部越剧的成功注入了最根本的基因和最强大的信心。 从理论上讲,小说的文学性与戏剧改编的文学性一样高。 但在实践中,戏剧必须对小说进行选择、舍弃和补充。 戏剧改编能否将小说的文学性转化为自身的文学性,受到其自身创作审美特征和观众对审美特征的接受程度的限制。 如果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做出了不合理的不恰当的选择,或者做出了好的选择但缺乏自己的创造力,那么这样的戏剧改编很难说是成功的。 在越剧之前改编《红楼梦》的昆剧和京剧,都遭遇了小说与戏剧配合不够协调、匹配不够的问题,未能传播开来。 越剧于20世纪40年代开始改编《红楼梦》。 也出现了这个问题。 经过反复尝试,徐晋改编的《红楼梦》终于在1958年问世,让两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平衡。 剧本的成功,为越剧音乐、唱腔、形体动作的创作和表演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越剧《红楼梦》的问世,让其他剧种改编的《红楼梦》相形见绌。 究其原因,首先是越剧艺术具有演绎这部小说的天然优势。 专家对此做出了全面、准确的分析。 例如,越剧角色中女性角色众多的不平衡,成为大观园中女性众多的优势; 越剧演员训练周期短、出道快,与舞台上人物的年龄和年龄最为接近。 外貌及体型; 越剧较早采用框架舞台和写实布景,并对传统妆容、服装道具进行了较大改革。 因此,它既能表达原作的写实风格,又能弘扬古典审美风格……所以,对于越剧来说,无非是一部从天而降的《红楼梦》。

但越剧艺术“优势”得以发挥的前提是剧本。 徐晋根据戏剧的性质,以戏剧中最能表达、最受观众欣赏的包黛爱情为主线,完成了小说的取舍和补充工作。以《黛玉进屋》开头,以《知识》结尾《金锁》、《读西厢记》、《宝玉》、《关门》、《葬花》、《王熙凤献计》、《以《傻女泄密》等为主旋律,以借鉴其他类型音乐的《黛玉燃稿》为高潮,与原著《金婚》、《哭魂》的结局打造完美的爱情悲剧在结构上; 同时以“各种‘不配’”和“回气观”作为副线来描写宝玉的逆反心理和行为,与黛玉和贾家众人的反应构成对比和暗示,起到了衬托和暗示的作用。成为剧情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因此,整部剧除了孩子们的情感纠葛之外,还包含了一些属于日常生活的场景,比如独子的嬉闹与闯祸,大家庭的殴打与溺爱……这样,剧本再次巩固了越剧的审美品质——古代服饰的审美、儿女之间的爱情、父母的孝心、悲剧的结局,都符合小说的文学性。

越剧表演_精彩越剧_越剧剧目/

徐玉兰、王文娟版《红楼梦》

越剧对《红楼梦》的成功改编,极大提升了该剧的思想价值和人文价值。 在越剧史上,无论是早期取材于民间传说的《梁祝》,还是中期移植自昆曲的《西厢记》,虽然都富含对封建礼教的批判无法摆脱“才子佳人剧”的刻板印象。 直到1958年,随着《红楼梦》的成功改编,越剧不仅延续了经典、美学、爱情的生命线,也彻底摆脱了“轻薄”才子剧的诟病。和美丽的女人。” 与《梁祝》、《西厢记》相比,《红楼梦》的伟大之处在于,宝黛从一开始就超越了爱情,上升到了灵魂、人生乃至社会理想的层面。 越剧有限度地延续了这一点,用一句副词从一开始就通过宝黛初见的歌词表现出来:“(宝玉唱)林妹妹从天而降,如蓝云”。刚出秀。(黛玉唱)只以为他内心粗犷轻浮,原来骨子里却奇特非凡。 (宝玉唱)明明是外国人,心里却是老朋友。”这几行歌词,直接超越了一切“佛诗道符”和“村里的假话”。 ,以极其简洁凝练的方式阐明了小说的本质,将宝黛的“一见钟情”定义为一种超越爱情、属于爱情的爱情。朋友走了”终于发生了。

于是,越剧《红楼梦》就成了一出以爱情为表象,以寻找和失去知己为本质的悲剧。 《不配》、《回气观》、《宝玉》等副线的地位和重要性绝不低于主线。 作为一对极度孤独的知音,保黛的共同理想是人的自由,包括人性的解放、人际平等和社会博爱。 保大的理想高于爱情,必须落实到爱情中,具体表现为爱情。 故事在理想与爱情、灵魂与肉体的双重诱惑中曲折展开。 其中,人物微妙的心理、言行,以及外部事件的碰撞和冲突,都是小说和越剧的文学性。 演员在表演中需要用心去理解和呈现,将小说、戏剧的文学性与表演的艺术性融为一体。

当代和未来的越剧演员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吗?

越剧剧目_精彩越剧_越剧表演/

李绪丹、王婉娜版《红楼梦》

和十年前一样,上海越剧院仍在以全国巡演的方式纪念越剧《红楼梦》首演60周年。 如今,打磨和打造这个金字招牌的重任落在了当代年轻越剧演员身上。 与前辈相比,当代青年越剧演员接触小说更早,“文学积累”更快,这是他们的优势; 但他们仍可能会遇到“看不懂原作”的困惑,陷入“无法把握”的困境,“与人物共存”的困境,并不是简单地模仿类型、“强调”就能解释的。技能重于角色”。

现在看来,越剧《红楼梦》在歌剧本身和小说的文学性之间取得了平衡,但并不是永恒的成功。 20世纪50、60年代,越剧《红楼梦》是在“压力下”创作和演出的(袁雪芬说)。 徐晋的改编虽然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其对人性的觉醒和人类自由的表达并没有超越阶级框架,始终属于“反封建”的范畴。 这使得越剧《红楼梦》表面上与《梁祝》、《西厢记》没有太大区别。 这对老一辈越剧演员的影响,表现为他们在认识人物、塑造人物、表达人物的过程中或多或少被扁平化了。 几十年后,随着年轻越剧演员逐渐走上舞台,人物扁平化的现象也很容易出现。 表面上看,他们与前辈没有太大区别,但原因却大不相同——宝黛,一对在封建社会生不逢时的挚友,却在普遍平等的当代社会失去了爱情。和基本自由。 由于其先进性,悲剧的震撼力和吸引力也大大降低。

越剧剧目_精彩越剧_越剧表演/

只有从进入曹雪芹生活的社会形态开始,最后跳出来,才能充分理解《红楼梦》小说的永恒意义。 对于当代青年越剧演员来说,如果能基于这样的认识来创作人物、演绎情节,就不必吃力不讨好地回到封建社会的种种“罪孽”中。 相反,他们只能利用他们所生活的当代社会。 通过体验各种不合理的等级观念、功利观念对人的自由造成的扭曲和损害,表现人性追求自由与人类社会关系不自由之间的悲惨矛盾,可以近距离地贴近人物的思想、情感。和灵魂。 面对同样的剧本、同样的台词、同样的唱段,《心里有事》和《心里没什么》所呈现的气质和魅力很可能是不同的。 这正是当代青年越剧演员在完成职业和流派艺术的传承后,以符合历史和时代的方式诠释原作和剧本中蕴含的文学性。 眼前的越剧观众,作为同时代的人,也有着相应的期待。

越剧剧目_精彩越剧_越剧表演/

钱惠丽、王治平版《红楼梦》

从当代歌剧的发展来看,歌剧的文学性和哲学性内容增加了,歌剧的技术性和艺术性方面与之更加紧密和融合。 这是大势所趋。 当前和可预见的将来,越剧《红楼梦》的文学性将进一步回归小说的文学性,这对整个剧目是利大于弊的。 因此,当代青年越剧演员不仅承担着诠释剧本文学性的任务,也肩负着诠释小说文学性的使命。 比如,保黛各自的性格弱点是造成悲剧的因素之一,而在剧本中却很少提及; 贾政、宝钗、亓官、袭人、王熙凤等全剧重要配角的复杂性,在剧本中并没有展开。 但需要丰富一言一行的微妙之处。 当代青年越剧演员如果能够表现出次要人物的复杂性,就可以有效避免成为宝玉叛逆性格和宝黛爱情关系的简单对立面,甚至可以避免所谓的“阴谋论”出现在观众心中。

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越剧《红楼梦》,才出于无奈而刻意回避,为后来者诠释人物、创造意境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上海越剧院

上海越剧团是国内外知名的越剧团。 其前身是华东越剧实验团、华东戏曲研究所越剧实验团。

剧院创作、改编、移植了400多部古装剧、历史剧、现代剧,其中《梁山伯与祝英台》、《西厢记》、《红楼梦》、《祥林嫂》等”等被公认为该流派的代表作品。 《梁山伯与祝英台》作为新中国拍摄的第一部彩戏电影,荣获捷克斯洛伐克第八届国际电影节音乐片奖; 《红楼梦》被移植改编为朝鲜歌剧院国家艺术剧院。 一批剧目荣获首届全国戏曲观演大会、华东戏曲观演大会、上海历届戏剧演出、戏剧节、戏剧奖及剧本、导演、表演、音乐、舞台美术等奖项。和艺术节。

剧院云集了老一辈表演艺术家袁学芬、范瑞娟、付全祥、徐玉兰、王文娟、张桂峰、徐天红、吴小楼、卢金华、卢瑞英、金彩凤、周宝奎等一批颇有造诣的艺术家; 当代表演艺术家钱慧丽、单阳平、张瑞红、方亚芬、王志平; 国家一级演员陈颖、华一清、张咏梅、张海玲、徐杰、孙志军、张成浩、黄辉、金虹、丁小娃、徐标欣、应国英、吴群、杨婷娜、戚春雷、邓华伟、编剧徐进、导演吴晨、黄莎、作曲家顾振亚、舞台设计苏世峰等。同时致力于专业人才的培养,先后开设了舞美、音乐作曲培训班学校和学校涌现出一批表演、舞台设计、作曲、音乐伴奏方面的人才。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剧院拥有50多名高素质的剪辑、导演、音乐、美容和表演人才。 男女合唱团、女子越剧团中有一批才华横溢的演员。 她(他们)才华横溢,才华横溢。 20余人荣获中国文化部文华表演奖、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国戏剧节最佳男主角奖、中国金唱片奖、上海话剧表演艺术白玉兰男配角奖; 新生代演员中,曾荣获中国红奖。 梅剧歌唱比赛金奖、特等奖; “越姑娘争巅峰”越剧青年演员电视挑战赛金奖、银奖。 为上海大剧院量身打造的新版《红楼梦》被称为“展现上海文化风采的标志性作品”。 《舞台姐妹》、《家》荣获第九届、第十一届文华新剧奖; 《西门》荣获第七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 《四分之春》荣获第11届文华新剧奖; 中国人口文化金奖; 《玉清姐姐》、《赵氏孤儿》荣获中国越剧艺术节金奖; 《罂粟花》荣获第十届中国戏剧节戏剧奖; 《秋日渐黑》荣获第十二届中国戏剧节盛典优秀戏剧奖; 《红楼梦》荣获文化部第二届优秀剧目奖; 《甄嬛》荣获第三届中国越剧节优秀剧目奖; 《双飞翔的翅膀》荣获“第四届全国优秀地方戏剧展演”奖。

戏剧演出立足上海,活跃江浙,走向全国,开拓海外。 曾为十余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进行专场演出,并出访过前苏联、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越南、朝鲜、日本、法国、泰国、新加坡、美国、联邦共和国等。德国、比利时、卢森堡、荷兰、加拿大等国家演出,赢得较高声誉; 多次前往港澳台地区传播当地口音,受到热烈欢迎。 近年来推出的“新世纪上海越剧全国巡演”产生了很大影响。 其中,“上海越剧西巡”在第三届中国十大演出活动评选中排名第一。 《纪念越剧百年系列巡演》荣获第五届中国十大演出赛事最佳演出项目制作与推广金奖。 2006年受邀来京为中央部级领导历史文化讲座专场演出“越剧百年历史音乐会”。

下一步是什么

上海越剧院原创经典《红楼梦》

红楼梦

演出时间:2018年11月9日-10日19:00

演出团体: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

表演:王婉娜、李旭丹

票价:480/380/280/180/120/80元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