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与祝英台》《孔雀东南飞》本周上演

渺渺时空,茫茫人海,缘为何故,萍水相逢?只为花间那一眼回眸,缘起无由,从此黄泉碧落,苦苦寻找她/他的身影。

春风旖旎,小九妹邂逅了她的梁兄;夏荷沁润芬芳,吹奏起十八里相送的恋曲;秋风萧瑟肃杀,蝶儿被束缚了双翅;冬雪无情,隔绝生和死,蝶儿却破茧重生,在彼岸重逢!

是虚幻的梦吗,抑或是翩跹起舞的理想之境,可望而不可及?是梁祝绝恋,是蝶儿情缘,更是人间所有爱而不得的故事。

越剧徐王版的梁祝从历史烟波中款款行来,传唱至今,在经典的旋律中,蝶恋的旷古深情,仍在吟咏。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作为越剧传统剧目,《孔雀东南飞》取材于汉乐府诗《为焦仲卿妻作》,被誉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剧情扣人心弦,人物形象真实丰满,以哀婉凄美的艺术风格,多年来一直深受广大越剧戏迷喜爱。

建安年间,庐江府(今属安徽省)小吏焦仲卿迎娶新妇,在新婚的那天,亲友、邻里见了新娘刘兰芝都非常称颂,并把他俩比作一对孔雀。然而这位新媳妇未能博得焦母的欢心,她认为这位媳妇过于“自专由”和“无礼节”,又因听信邻居河东大娘的闲言闲语,向往着东家好女的美貌和富有,意欲驱遣兰芝,复为其子另选高门。两三年后,她终于借故逼令仲卿将兰芝休弃。仲卿和兰芝原是一对恩爱夫妻,骤遇此变,如晴天霹雳,悲痛不已。在送别的时刻,他们相互立下了誓言,彼此永不渝盟,以图日后鸳梦重圆。

兰芝有个性如暴雷的哥哥,当他知道胞妹无端遭人休弃,立即就要去焦门论理,却被他妹妹婉转劝住了。据说是仲卿不久就会来迎她返归的。谁知许久未见焦家有来迎回兰芝的迹象。倒是遣媒的人不时接踵而至,兰芝在母兄的劝说催逼下,只得忍痛依允再嫁。她千万愁思却无处倾诉,只好在黄昏人静后悄悄出门啼哭一阵,恰好仲卿闻讯赶来。别后重逢,他们互诉心曲,相期以同生死来力践前盟。婚期到了,兰芝投身清池以践盟约,仲卿也挂枝殉情。封建礼教无情地残害了这对青年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