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名丑与越剧花旦

在上海文艺界,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正阳无疑是演艺年龄最长者之一,七十高龄时,他与尚长荣、关栋天等合作,在《贞观盛事》中饰演长孙无忌一角,荣获“上海宝钢高雅艺术演员奖”、第八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优秀表演奖”。82岁高龄时,还与来自的李宝春登台演出,一出《柜中缘》,让观众啧啧称奇,灵活得哪像个八旬老人。中国戏曲表演学会授予他“终身成就奖”称号,可谓实至名归。孙正阳是我最喜欢的京剧名家之一,人称江南美丑。1931年出生的他,今年正逢八十八“米寿”。我登门祝贺。欣喜的是,上海人民出版社特为他出版了传记《江南美丑——孙正阳传》。孙正阳,原名孙小羊,虽是河北人,却出生于上海,他的家就在大沽路附近。1940年,上海戏曲学校(“正字”科)招生。九岁的小羊走进考场,因他天性活泼、机灵、好记性、能模仿,各种戏曲一学就会,结果没太费力气便考上了戏校,主攻丑行,取艺名孙正阳。孙正阳坦言,最初学艺,自己从内心里想学老生。谁都明白,老生学好了,日后能唱主戏、挑大梁、挂头牌,十分风光!不过后来,他悟出了一个理,行行出状元。那时,五更天起床练功是雷打不动的老规矩。丑角是中国戏剧的一种角色行当,一般扮演插科打诨比较滑稽的角色。所谓“丑角”,就是以丑角行当表演特色和技艺为基础,除了插科打诨也有大段唱腔,除了演经典小戏还可以驾驭整本大戏,除了塑造喜剧角色还可以演绎悲、喜、正剧人物。所以演好丑角并不容易。孙正阳认为,演员千万不能演什么戏都一个样,应该一道汤一道味:汤勤的坏、蒋干的蠢、牧童的纯、海舟的义、程雪雁的痴、张文远的色、娄阿鼠的贪,还有刘姥姥的热心、崇公道的憨厚……百人百面,他如数家珍,一一道来。在孙正阳70余年的梨园生涯中,演艺的剧目已逾百个。他先后与周信芳大师等联袂出演传统剧《杀子报》《十五贯》《义责王魁》等;还与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玉茹、童芷苓、汪正华、黄正勤等长期同台合作,共同修改整理并演出《小放牛》《拾玉鐲》《柜中缘》《秋江》《挡马》《贵妃醉酒》《铁弓缘》等,不少已成经典。真正让孙正阳家喻户晓的是他出演了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虽然在这部戏中,他饰演的只是反面角色土匪栾平,戏份很少,但“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当孙正阳接到演栾平的任务后,为了尽快尽早地入戏,他随即翻看剧本,查阅原著,反复琢磨,以求准确地把握这个顽匪的狡猾心理。1970年,已成为样板戏的《智取威虎山》被拍成电影。如今,49年过去了,他记忆犹新,当时饰演反面人物,他的戏是越改越少,开始还有唱,到最后,一句唱也没有了,完全靠“念白”。但就是这样,孙正阳也演得“有声有色”。“即使做了坏事,也要表现得很有道理。”这是孙正阳塑面人物的诀窍,他说这样的“坏人”才让观众最痛恨。值得一提的是,后来,在现代京剧《盘石湾》中,他饰演的反派人物“08”,连个正经的名字也没有。但就是这个没名的角色,多年过去了,别的人物的名字好像都已淡忘,而“08”却被观众记住了。孙正阳与筱月英,艺界成佳话。一个唱京剧、一个唱越剧,一个涂小白脸的丑角、一个如花似玉的花旦,怎么成了夫妻?“筱老师,这段‘京越联姻’,能否说说,与我们分享一下?”听到我的问题,筱月英笑了:“这是陈年百古的事了。要讲嘛,喏,就是这张照片。”她指着墙上挂着的《小放牛》的剧照说。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筱月英,身材苗条,脸庞清秀,一颦一笑都十分迷人。别说是越剧迷,就连京剧世家梅兰芳的夫人、马连良的夫人都曾为她倾倒。那年,筱月英欲把《贵妃醉酒》搬上越剧舞台,她来到了梅兰芳先生的家中。梅先生不仅亲自讲解《贵妃醉酒》,还手把手地教她。后来《贵妃醉酒》登上越剧舞台,引来好评如潮。从那以后,筱月英对京剧和昆曲产生了兴趣。她要把京昆的表演技巧运用到越剧中来,借以丰富自己的表演。说来也巧,那时筱月英所在的天鹅越剧团在长江剧院演出,而孙正阳所在的红旗青年京剧团正好在大众剧场演出。孙正阳那时的兴趣也广,他爱越剧并不亚于京剧,比如,筱月英演的《钗头凤》和《孔雀东南飞》,他就看过多次。1953年,筱月英排演《小放牛》,特邀孙正阳为艺术指导。排练中,两人共同探讨,互相切磋,友谊中培育出了爱情。四年后,这对“京越”当红演员结为了伉俪。说到这里,孙正阳笑了:“所以说,《小放牛》是我们的大媒人呐!”当年,筱月英在上海卢湾越剧团连续演出了《沉香扇》《孔雀东南飞》《文成公主》《真假太子》等戏,受到观众的欢迎和好评。她的《沉香扇》连演五月,场场满座,被观众称为“金香扇”。而筱月英至今不忘感激,她说,她的艺术成就里也有孙正阳的心血和功劳。艺术上的孜孜探求,始终是孙正阳和筱月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几十年来,筱月英排练或推出新戏,孙正阳都会到场,他边看戏边还做记录,细致地指出剧本、表演或唱腔方面的不足。而筱月英对孙正阳也从来都是“无私”的,比如,孙正阳的代表作《十八扯》中的越剧唱腔,就是筱月英一句一句教给他的。孙正阳家的客厅大墙上,如电视机一般挂着个大型荧屏播放器,一张张照片自动播放:从孙正阳儿时学戏到首次登台,从传统剧目到饰演现代戏,从与夫人同道排戏到“妇随夫唱”的双双演出……“美哉,丑角艺术”在这里一一呈现。“这是我儿子女儿搞的。现代科技真灵,你看,图像多清晰。”孙老师说,“没想到,这还成了学丑行的教材。我的学生看到它,都要我帮助‘拷贝’,他们都说,这一招一式,多美啊!”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孙正阳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弘扬和传承京剧艺术是千秋万代的事。”孙正阳说,他的职务可退,但艺术不言休。“丑角虽然称丑,但不等于丑陋,丑行是京剧艺术中不可缺少的一大行当。既然是艺术就要给人以美的享受。”所谓“丑而不丑、丑中见美”,是孙正阳一生的孜孜追求。近年来,由于年事已高,孙正阳基本不再参加大舞台的演出,但当老师、教学生的任务,他从未停息过。奚培民、徐孟珂等是他的,他责无旁贷。而对严庆谷这样的优秀演员,他也是毫无保留地传授。上海戏剧学院十分重视“丑角艺术”的人才培养,还特以“孙正阳”命名,举办表演艺术研修班,引来了苏浙沪不少剧团的专业演员前来学习。孙正阳不仅认真执教,更是将《刘姥姥进大观园》《海舟过关》等剧目,言传身教。南京市越剧团优秀演员魏小梅参加研修班后,收获满满。第二年,在举办的《俏也不争春——魏小梅越剧丑角艺术个人专场》中大放光彩。筱月英也不甘落后。退休后,她为抢救性保护保存传承传播越剧艺术资料做着大量工作。她的代表作《沉香扇》《玉鹅恋》《真假王子》等多次被制作成音像和视频,成为视频网站上受欢迎的节目。虽已是耄耋之年,但只要有机会宣传越剧艺术的活动,她都会去参加。在纪念陆锦花、丁赛君、毕春芳等越剧名家的活动中,她不仅介绍了自己与她们相处和演出的难忘日子,还献演节目。在越剧改革70周年大型史诗越剧《舞台姐妹情》中,她与徐玉兰王文娟同台演出。前年,为越剧诞生110周年献礼,上海电视台特意将1984年录制的由筱月英和邵文娟主演的《孔雀东南飞》音频,重新制作为音像作品,筱月英积极投入其中,孙正阳则鞍前马后始终陪同在她身边。艺在人身,艺随人走。时至今日,戏曲的口传心授依然重要。孙正阳表示,只要学生需要,他们都会随叫随到。他也将以自己的余热,为“丑”名远扬发一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