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发展的研究来自艺术发展及历史推动的视角

: 0px 3px 15px; TEXT-INDENT: 30px>一九六六年那场文化大地震真的把我们国家搞得乌烟瘴气。越剧因为要出女人扮男人,而且讲的都是青涩的爱情故事,还因为周总理喜欢,成了很多人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早在这场噩梦正式开始之前,就有些不知名的人对越剧进行了无端攻击。就连文艺大佬林彪都说,别让越剧去军队演出,靡靡之音!我们进城十三年,还是女的演男的……还幸好有些专业人士一直坚定地支持着越剧,不然哪来这么多靡靡之声的民间团队传销呢?

一九六四年,周总理观看了越剧表演《绣襦记》,瞪大眼睛看完后,他感慨地说:你看了这剧,感觉像在吃了口发霉的面包。女人扮男人,看上去就跟猴戏似的,让人特别不舒服。而文化大革命又一次肆虐,女子越剧被狠狠地整了一顿。一九六七年,某些大咖接见三军创作人员时,痛批:我最讨厌越剧了!还说女人扮男人是奇怪的丑剧,简直是坑人。一九六八年,又有人公开疯狂喊出口号:越剧一定要改造,太资产阶级了!过去上海有钱人还请几个小姑娘唱堂会,简直了不起!真是看越剧的和尚多,会背古诗的少啊!越剧啊,简直就是个文化败类!这个音乐简直是消沉得跟死人似的,还得男女合演,唱高音唱不上去,唱低音唱不下来,音乐得重新改造,得让我们的耳朵听得心安理得才行。姚文元在边上插话说:而且男人要演男人,女人要演女人,这孽话可得听进去啊!接着,靡靡之音、六十年代的怪现象成了越剧的罪名,越剧界被整得七零八落。上海和全国的越剧团越剧界的艺术人员,全都得跑去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好听”的剧目也被认定为“毒草”。结果,造福人民的艺术家被送进去改造,袁雪芬甚至成为越剧祖师婆,受到毒打和批斗五百多次。还有南京市越剧团团长竺水招也变成了最可怜的人物之一。但是,咱们中国人民总不会轻易屈服吧?越剧界的同志可是斗志昂扬!他们勇敢地反抗,带头站出来,不愿做被压迫的韭菜。1973年啊,上海越剧院的武功教师朱锦多可是悲催了,他可真敢给主席写信啊,揭露了一伙黑心家伙攻击陈毅等老一辈家,阴谋篡党夺权的罪行。结果呢,他被抓了起来,被扣在黑屋子里审查了整整10个月,折磨得几乎气绝身亡。

接下来就是70年代,大众可是不满长时间看不到越剧演出啊!但是上海市革委会可不管,只准许偶尔一点点越剧演出,还只能唱一些人家指定的,临时瞎编导的,所谓的“新创作”剧目,简直是太丑了!刚开始的时候,全都是拍样板戏,按部就班地照搬。1971年春天,上海越剧院的一帮人获准成立了一个小型演出队,跟着工宣队一起慰问解放军驻沪部队,全靠学习京剧《智取威虎山》、《海港》、《沙家浜》、《龙江颂》等片段清唱救场。1972年,又被派到浙江考察,照葫芦画瓢搬了一个亿般泰雅的剧目,叫《半篮花生》。后来呢,就只好靠自己创作了,一度努力排戏,像是《银针颂》和《浪淘沙》啥的。这些年上海越剧院可算是吃尽了苦头啊!不得不靠瞎编瞎排了!1974年开始,他们被派任务,要把那个小戏《拣煤渣》整出名堂来!然后呢,连电影剧本《赤脚医生》也要改编成《春苗》,有钱就是任性啊!接下来,又搬来了个大拖油瓶——《磐石湾》!统统被移植自京剧,成了清一色的现代戏,全都是男女合演,我勒个去!哪去了越剧本性?哪去了其特色?全部被扭曲了啊,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