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女小生”抢了明星流量?“玉面修罗”陈丽君为何成流量之王

杭州亚运会上,“梁山伯”让她初次出圈,《新龙门客栈》里,小生贾廷的舞台魅力把无数年轻女生迷得“五迷三道”,激动道:

“陈丽君是我们浙江小百花越剧院特别优秀又特别拼命的90后,所有的比赛,她只要去参加一定是金奖,他是唱、做、念、表、打,全能来。”

目前,每个月排15-18次的《新龙门客栈》已一票难求,不少网友为了一睹这位小生的风采,在网上四处求票……

离我们最近的两代“女小生”,一位是1939年生于上海、因“琪官”走红的曹银娣。一位是生于1961年的茅威涛。

曹银娣师从“陆派”,也是花旦转小生。因为演活了“琪官”,当时的各大剧院刮起了一阵“琪官”风,甚至有人因迷恋“琪官”而开始学越剧。

茅威涛则是越剧“尹派”的台柱子,目前担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很多喜欢越剧的观众,都熟知他的邹士龙、陆游或东方不败。

陈丽君出生在嵊州市的一个小镇上,13岁时,小学音乐老师看好她的越剧和歌唱天赋,就建议她考嵊州越剧艺校,陈丽君果然走上了这条路。

她17岁时,浙江艺术职业学院与浙江小百花剧团联合开办了越剧班,陈丽君再次报考学习。毕业后就留在了剧团,师从茅威涛的尹派。

一开始,陈丽君学的是尹派花旦,但随着她个子越长越高,气质也越来越出众,剧团建议他转行“小生”。

陈丽君对“小生”是新奇的,但半途转“小生”就相当于零开始,她危机感很强,担心自己演不好,开始了“超人式苦练”。

每年越剧团5:30下班后,其他人不练了,她吃口饭,6点从窗户跳进去一直练到12点,练身段、练唱腔、练打戏、练表演。

后来,一次决赛中出现了一点意外,鞋掉了下来,砸得她眼冒金星。但因平时练得够多,表演的惯性,让陈丽君十几秒内做出了“本能式反应”,完成了表演,陈丽君一回忆起来这段就说:

因为练得太多,陈丽君也出现过脱水晕厥的状况。有一次茅威涛指导她练“三跪”的戏,结果她一跪直接晕倒了……

这个角色本是东厂督公曹少钦的义子,人称“玉面修罗”,心思缜密而多计,是个“邪魅”的反派——这是小百花剧团根据观众审美原创的一个新角色。

陈丽君原定是演周淮安的,但定妆前一天剧团通知她,不演周淮安了,演贾廷,陈丽君兴奋极了!因为她以前演的中规中矩的小生比较多,十分盼望有点突破。

而且这是一场从形式到内容,都是创新的:不同于传统舞台,演员们要在四面都坐着观众的“沉浸式小剧场”表演,前排观众离演员的距离不到2米——这种安排是为了增加与观众的互动。

但陈丽君艺高人胆大,不仅毫不怯场,剧演完后,当前排观众要求她帮助拍摄时,她应邀拿起观众手机,直接抱起“老板娘”转起了圈(网络上爆火的那一段)。

她说,被新戏冲击之后,再演传统剧目,也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只观众需要,演员也需要新颖。表演时依据传统也不能离开传统,在传统和创新之间要找到平衡。

现在不只是杭州人去看戏,就连北上广的年轻人也纷纷赶去杭州看陈丽君,或者在网上,一遍遍看他抱着李云霄转圈[捂脸]。

虽然已成为“大网红”,环球网、妇联等国内权威媒体都报道了她,但陈丽君没有骄傲,她的内核很稳,甚至可以说有人格力量。

“他们的这种信任,对我产生了一种自省,我就在想,你值得让人家把你当成光一样去追逐吗?能不能真正带给人家力量?所以,就会对自己更加要求严格一些。”

三年前或五年前,想看越剧的观众似乎没有这么多。但近年来国潮文化复兴愈演愈烈,从汉服文化节人满为患,京剧网红爆火……出现越剧小生“网红”也不新鲜。

观众审美的提升,带来了“对有文化内涵的艺术形式”的渴望,中国传统戏剧就是一口“稍微一挖就能闻到清冽”的古井。

如果陈丽君不知道观众喜欢什么,就演不出那样笑容和身段的“贾廷”。正因为了解传统,才能基于“深厚内涵”的传统戏剧进行创新,陈丽君才能以“现代年轻人喜欢的方式”,让越剧散发出新形式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