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名人故居“活”力场

打开名人故居“活”力场

绍兴是名士之乡,名人故居众多。今年的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名人故居修缮提级,新增开放名人故居5家以上。作为名人文化的主要承载,名人故居是绍兴城市文化的一张金名片,也是“重塑城市文化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目前绍兴名人故居的保护利用现状如何?我们该如何用好这笔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让名人故居真正“活”起来,擦亮城市文化标识?记者做了调查走访。

嵊州市甘霖镇小黄山村,三间白墙黑瓦的老屋静静伫立着。老屋的外墙上,挂着嵊州市文物保护点“袁雪芬故居”的牌子,格外醒目。

1922年,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袁雪芬出生在这里,12岁前一直居住于此。1933年,她入嵊县(今嵊州)柳岸村“四季春”科班学戏。出科后,一度与当时的名旦王杏花同台,唱腔、表演深受王杏花影响,有“小王杏花”之誉。1936年春,她在杭州初挂头牌,年仅14岁。同年9月,随“四季青”初闯上海,颇受好评。袁雪芬堂侄女袁海芳在袁雪芬故居里住了40多年。她告诉记者,袁雪芬的父亲是乡村教师,为人正直清高,教育袁雪芬要自重自爱,不求成名但望。袁雪芬的父亲收入微薄,为贴补家用,袁雪芬11岁就到戏班学戏,到嵊县、诸暨、绍兴、宁波、上海等地演出,历尽艰辛,还经常受地痞和戏霸的欺凌。袁雪芬厌恶这样的环境,但因父亲病重,家庭的重担全压在袁雪芬的身上,无法离开。后来,袁雪芬在上海成为越剧名角,当时父亲已经病故,家中只有母亲和两个妹妹,经济负担减轻了。袁雪芬为实现改革越剧的梦想,便脱离原来的戏班,组建雪声剧团,进行越剧改革。

在小黄山村党总支章少鹏的陪同下,记者参观了袁雪芬故居。在这幢老屋的客厅墙壁上,挂着不少袁雪芬的照片。“袁雪芬故居修复工程启动后,这里也将成为展示袁雪芬生平和越剧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章少鹏说。

对袁雪芬故居修复工程,嵊州市将在原有故居保护的基础上,着重体现袁家往事、百姓生活、民风民俗,将这里打造成为集史料陈列、文物典藏、旧居活化、经典旅游等为一体的“名人故居纪念馆”。

越剧名家故居的修缮保护是绍兴名人故居激活的一个缩影。去年,嵊州市崇仁镇实施了越剧名家傅全香故居和大夫第台门(周宝奎旧居)的修缮保护工程。曾在崇仁镇从事文化工作的厉小平告诉记者,傅全香故居和周宝奎旧居去年已修缮完毕。因为疫情等原因,傅全香故居目前还没有对外开放。此外,位于崇仁镇廿八都村的越剧名家张茵的故居也已在考虑修复。

为积极推进名人故居保护利用工作,进一步弘扬名人文化,传承名人精神,重塑城市文化体系,去年,绍兴市政府公布《绍兴市名人故居激活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该行动计划从加强名人故居各项基础性工作、提升名人故居保护管理水平、实施名人故居展示利用项目、强化人力与资金保障、做好名人故居宣传引导工作5个方面明确“激活”任务清单。

据了解,去年,全市已对107处名人故居开展调查,核查名人故居保存状况、历史沿革、文化内涵、消防安全、产权属性、住户信息等内容。对复查过程中新发现的名人故居进行增补。完善各处名人故居档案资料,充实名人故居调查记录、维修保护、展示利用等内容,做到“一处一档”。

记者了解到,在绍兴已开展调查的100余处名人故居中,已有80余处列入文物保护单位或保护点,这些名人故居大多保护状况良好,不少还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但仍有一部分名人故居尚未列入文物保护单位或保护点,需要加强保护。

根据《绍兴市名人故居激活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全市将提升一批名人故居保护级别。到2023年,提升名人故居保护级别18处以上。去年,越城区将冯亦摩故居、西街18号民居、张中晓故居3处公布为区文物保护点;诸暨市将宣中华故居公布为诸暨市文物保护点。

在今年的计划中,上虞区将倪元璐故居公布为区文物保护点;诸暨市将宣侠父故居、王冕隐居地公布为诸暨市文物保护单位;嵊州市将任光故居、竺水招故居、傅全香故居公布为嵊州市文物保护点;新昌县将尉家台门、杨信民故居公布为县文物保护单位。

2023年,柯桥区计划将曹素民故居公布为区文物保护点,进一步提升娄心田故居、黄炳兴故居等保护级别;上虞区将对马一浮旧居、曹仲兰故居等进一步提升保护级别;新昌县将对梁柏台故居等进一步提升保护级别。

此外,全市将全面实施名人故居修缮三年计划,力争到2023年,文物类名人故居完好率达到100%。去年,全市实施了徐锡麟故居、朱赓故居遗址、陈伯平故居、春晖中学旧址(含同兴里、陈春澜故居)、马一浮旧居、小天竺(骆问礼故居)、大夫第台门(周宝奎故居)、傅全香故居、梁柏台故居、尉家台门等修缮工程,还实施陈建功旧居、陶成章故居保养工程。

今年,全市还将实施吕府、吴觉农故居、曹仲兰故居、裘沙故居、张家瑞故居、斯宅小洋房等修缮工程,实施章学诚故居等保养工程,完成吕衷谦大院、徐诵明故居迁建工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国内名人故居保护利用普遍存在的问题在绍兴也同样存在,总体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对故居价值意义认识程度不够,缺乏挖掘名人文化价值的动力,宣传意识不足,不注重名人故居与社会大众的互动关系。具体表现为,一些文化名人故居的发展止步于“名人生平”展示。究其原因,主要有故居产权复杂、搬迁不易、IP授权困难、经费不足等,这也是一些场馆较少对文化名人及其作品进行深入挖掘研究、活化利用的主要原因。

绍兴是历史文化名城,伴随着时代发展的进程,一代又一代的绍兴名人在历史舞台上,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篇章。名人故居作为历史文化名城重要的内涵之一,是一个城市历史发展的重要见证。在新时期,如何更好地开发、利用好名人故居资源,使之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独特题材,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和研究的重要课题。

要让名人故居“活”起来,开放是前提。今年的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加快名人故居修缮提级,新增开放名人故居5家以上。

根据《绍兴市名人故居激活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今年将开放位于越城区柴场弄的明朝内阁首辅朱赓的故居遗址和被誉为“绍兴十老”之一的著名书画家冯亦摩故居;开放位于新昌县南明街道东溪社区的尉家台门;重新开放位于诸暨市牌头镇中华村的宣中华故居和位于店口镇侠父村的宣侠父故居。

2023年,将计划开放位于越城区王衙弄的王阳明故居遗址、位于柯桥区王坛镇青坛村的曹素民故居、位于上虞区丰惠镇小庙弄的王一飞故居、位于诸暨市枫桥镇先进村的王冕隐居地、位于嵊州市剡湖街道东前街的任光故居、位于嵊州市崇仁古镇的裘沙故居,重新开放位于柯桥区福全街道福全山村的秋瑾祖居。

采访中,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名人故居大多系古建筑,这些露天的建筑文物,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特殊陈列品,也是一部内涵深刻、生动形象的“立体教科书”,具有无可替代的人文价值和历史意义,是对市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载体和基地。在合理利用名人故居时,必须要严格按照《文物保》规定的“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方针,做好故居的维修、陈列。目前绍兴的名人故居并非都具备参观价值,而在修缮之后,陈设内涵更需提升,否则难以发挥名人效应。

要让名人故居“活”起来,还需要做好各种“加法”。市文广旅游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我市将展示一批具有重要影响价值的名人故居,到2023年,新增开放名人故居20处以上。要通过各种方法做好“加法”,比如加强对名人生平事迹的研究,丰富名人故居展陈内容,创新展陈手段,提升展陈水平。要将名人故居开放利用纳入城市街区改造利用、镇街开发、乡村振兴等专题项目。通过打造旅游精品线路,将名人故居纳入旅游线路,融入属地旅游产业发展,努力推动全市有条件的名人故居得到开发利用。

绍兴一些文化界人士认为,名人故居是名人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是其一生奋斗历程的缩影。名人故居在修缮、展陈时,一定要把保护原址和周围环境的历史风貌放在保护利用的重要位置,着力体现原址历史场景,服务服从于历史的真实和再现,避免对原址及周边环境造成破坏。在名人故居保护利用中,要深度发掘名人故居背后有血有肉的名人故事,最大限度和今人进行心灵对话。结合名人身份和故居条件,不断拓宽展陈边界、创新展陈模式,增加展览、研学、文创、演艺等功能,让文物建筑“活”起来,更好地服务百姓、美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