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江潮 看“越剧春晚”我们想到了什么?

春节,我们过的是什么?除了与家人团圆、朋友聚会外,我们更需要一些仪式感,仪式感可以是放点烟火、吃顿大餐,抑或是看台晚会。每年春节,看春节联欢晚会是全中国老百姓的保留项目,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吐糟还是点赞,开怀大笑还是戳中泪点,春节联欢晚会总能让人们沉浸其中。

昨天(大年初一),浙江卫视创新呈现的《2023越剧春节联欢晚会》,则给全国、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的人们,增添了一份浓郁的越剧元素和江南风味。越剧名家在晚会上轮番登台,新生代演员同样大展身手,描绘了越剧艺术的繁荣盛景。从十三个不同流派倾情演绎的《万紫千红总是春》,到经典剧目《五女拜寿》,再到让人眼前一亮的越剧说唱《江南江南》,晚会让全国的越剧迷们直呼过瘾的同时,也在春节期间掀起了一阵越剧热。

文化是一个地域、一方水土人们平凡生活的艺术缩影和思想结晶,而优秀传统戏剧则是其中更加生动、惟妙惟肖的演绎形式和表达方式。

提起京剧、越剧,可能部分人还是会跟“俗气”“老套”相勾连,如果内心还有这样想法的人,说明是真的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在我们录制节目的过程中发现,越来越多的95后、甚至00后、05后都已经加入到越剧的圈子中来,甚至‘沉迷’其中。”《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总导演,浙江卫视节目中心裘鸿维告诉笔者。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中国传统戏曲有了这么多年轻拥趸?除了部分家庭耳濡目染的氛围和熏陶外,日益强大的国力,以及内心油然而起的文化自信,加之近几年不断吹起的国潮风,都让中国传统戏曲逐渐走进了年轻人的视野中。

事实上,光是上述因素,还不足以在年轻人中圈粉无数。如果不与时俱进、不顺势而为,只躲在传统戏曲的小圈子内孤芳自赏、闭门造车,迟早要被时代淘汰,被历史尘封。

那么,这几年中国传统戏剧,究竟是如何走进年轻人的心中呢?流量密码是什么?跨界融合,破圈重塑,贴近现实。

前不久B站“2022最美的夜”跨年晚会上,音乐节目《爵士宇宙》,将《苏三起解》《定军山》等经典的传统京剧唱段,以串烧方式巧妙融入爵士乐队的器乐演奏中,毫无违和感。当唢呐遇上萨克斯,当中式遇上西式,目瞪口呆、灵魂出窍也不足以形容节目的震撼感。谁又能想到,土到掉渣的唢呐还能在现场即兴Battle(对战),“高富帅”的萨克斯偏偏只能充当背景板呢?

又如音乐综艺《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第四季,萧敬腾和张淇合作表演的京剧创意改编作品《武家坡》惊艳众人,成功让京剧《红鬃烈马》中薛平贵和王宝钏的爱情故事,走进年轻观众的心中。当京剧遇上流行,不同的唱腔交替前行,现场怎个“炸”字了得。

再如音乐综艺《拜见小师父》中,周深用他那独有的清泉嗓音、清澈声线唱出成名曲目《大鱼》时,观众早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歌曲下半段,当越剧辗转浮沉、跌宕起伏唱腔响起时,除了惊艳、叹为观止外,笔者想不出更多形容艺术破圈交融的华美词汇。

破圈、融合、重塑是锦上添花,夺人眼球,一部优秀的越剧作品还得立足现实、基于现实,表达现实。《越剧春晚》中,名家王滨梅带来当代题材越剧《我的娘姨我的娘》经典唱段,唱出了白衣天使的医者仁心,唱出了老百姓眺望远方和未来的美好期盼和心声。

说起《越剧春晚》《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等综艺节目,除了茅威涛、方亚芬、陶慧敏等一众业界大咖、名门导师加盟坐镇外,还有一位年轻的舞台剧演员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郑云龙。

《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总导演裘鸿维告诉笔者,刚开始向郑云龙发出邀请时,他也犹豫了很久,担心被越剧圈的人骂,说没资格担任评委导师,更担心因为专业程度不够、融入不进节目。

“如果说在这个综艺舞台上,确乎有过‘破圈’的存在,那我更倾向于以为,不是越剧向外部的拓展,反倒是郑云龙,以他圈外人的敏锐与直感,用他对戏剧的把控理念,向内打破了已形成某种禁锢和惯性的圈。”裘鸿维说,她在节目策划阶段,就没想把这台节目办成中国越剧圈内人士的内部狂欢和业内业务研讨会,而是期待通过郑云龙这样一个门外汉、越剧“小白”的角色,带领观众走进越剧世界,带领国人领略越剧的风采和神韵。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话不假。当我们在西洋镜中流连忘返时,不妨跳脱出来,看看老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宝,并尝试发扬光大,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和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