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一名最为特殊的越剧傅派——著名作曲家陈国良

陈国良是傅全香老师亲自授牌的傅派之一,然而他并不是活跃在越剧舞台上的演员,而是一名一直在幕后勤恳耕作的越剧作曲家。1964年,陈国良进入嵊县越剧团,从此与越剧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该团先后任演奏员、作曲、团长。80年代初,他赴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理论作曲系深造,毕业后继续回团工作。学术理论的熏陶加上多年的艺术实践,使他成为了越剧作曲界极为耀眼的后起之秀,同时也是一名卓有成就的音乐作曲家。

1987年,陈国良代表嵊县越剧团聘请了傅全香老师担任剧团的艺术顾问。而后,在嵊县越剧团的傅派名家陈岚担纲主演的《大义夫人》、《芳草魂》这两部大戏的创作过程中,担任作曲的他多次与艺术顾问傅老师交流其傅派唱腔,由此对傅派艺术产生了非同寻常的情愫。1992年,他直接参与了傅老师的“封箱戏”越剧电视剧《人比黄花瘦》的创作,同傅老师畅聊傅派的声腔艺术,并一起创作剧中李清照的唱腔,他对傅派艺术因而有了更深的感受和体会。他常说,傅老师许多“独家”的唱腔处理手法对他日后的创作有极大的启发。

为了进一步深入学习和研究傅派声腔艺术,陈国良于2001年正式拜傅全香老师为师,成为了一名最为特殊的蛰伏在越剧作曲界的傅派。当他从傅老师的手中接过属于他的那一块傅派传人的授牌时,他内心无比激动,同时也感受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重担——为师传艺。作为“傅派传人”的他,自然要让傅派艺术留传下去,而且要让它流传开来。

陈国良并没有辜负傅老师对他的期望。可以说,他对近三十年来傅派艺术的传承与流播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上文提到过,他参与了傅老师《人比黄花瘦》一剧的作曲,而张腊娇、陈岚、朱晓平、何英、陈飞、吕静、陈艺、周妙利等傅派名家也都曾演唱过由他参与唱腔设计和作曲的作品,并屡屡获奖。而陈国良参与创作的那些傅派曲目,我们总能从中感受到那浓浓的流派韵味,润腔的渲染、高低音的对比、长音手法的运用、迂回曲折的落调等,处处可见他对傅派声腔艺术的熟稔与“继承”。

他笔下音符的跳动,转化成了越剧舞台上一曲曲常唱不衰的经典篇章。也许你并没有记住他是谁,然而你一定熟悉他所创作的那些悠扬动人的旋律,熟悉那些口传的“流行”曲目。大树参天护英华,乔木荫深蔽数家。除了对傅派艺术的继承与流播,对于越剧的其他流派乃至其他剧种,他同样有着较深的研究与体悟。我们不妨来盘点一下由他参与唱腔设计和作曲的那些产生了较大影响的剧目:

嵊越:《雍姬怨》、《汉文皇后》、《魂断汉宫》、《大义夫人》、《芳草魂》、《严兰贞》(越剧电视剧)、《袁雪芬》

上越:《人比黄花瘦》(越剧电视剧)、《“一代风华”傅派艺术专场》、《“越苑青春风”吴群专场》、《蝴蝶梦》(越剧电影)、《“风·范”越剧宗师范瑞娟纪念专场》

浙百:《琵琶记》、《寒情》、《孔乙己》(与浙越合演)、《白兔记》、《陈三两》(越剧电视剧)、《李清照》(越剧电视剧)、《步步惊心》、《吴越王》

浙越:《“放飞”傅派传人陈艺越剧专场》、《天之骄女》、《红色浪漫》、《九斤姑娘》、《秋瑾》(越剧电视剧)、《杨乃武平冤记》(越剧电视剧)

绍兴莲花落:《翠姐姐回娘家》(莲花落电视剧)、《大年三十》(莲花落电视剧)、《糊涂官判糊涂案》(莲花落电视剧)

陈国良那旺盛的创作精力,着实有些惊人。他参与创作的剧目实在太多,就不一一罗列了。许多剧团和演员都依托由他参与唱腔设计和作曲的剧目获得了省市级乃至国家级戏剧节的重要奖项,而他自己也凭借着丰富而高质量的作品在各级比赛中屡屡斩获大奖。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今,年且七旬的陈国良老师是退而不闲,仍然怀着一腔热情在不断地传播越剧,推广越剧。除了经常指点学生外,他还在今年3月特意申领了一个微信公众号「陈国良越剧原创音乐欣赏」,专门推送由他参与唱腔设计和作曲的越剧名段,如《杨乃武平冤记·人生苦乐本无常》、《白兔记·望东方》、《琵琶记·残荷又现》、《何文秀·叠纸雁》、《大义夫人·儿捧血袍逼我认》、《双玉蝉·面对菱花吃一惊》等。

一曲众唱,众多越剧名家的唱段在陈国良老师的微信公众平台上荟萃一堂,也足见他创作之丰,与越剧名家合作之勤。他所推送的唱段都附上了曲谱和演员信息,不少唱段还会附上原版伴奏,以便戏迷朋友的交流与学习。自该微信公众平台开通以来,唱吧里都热闹了不少,不知不觉中就冒了一些平时久觅而不得的越剧伴奏出来,越迷朋友们也都是跃跃欲试,在唱吧里争相录制。看着这么多越迷朋友拿着从他那儿流传出来的原版伴奏练唱,陈国良老师也是倍觉欣慰。

爱艺,研艺,传艺,老而弥坚。他虽然一直都在幕后,然而他也一直都在传扬越剧艺术的第一线。风流不绝,艺坛常青,老骥伏枥看今朝!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平台「香见欢」,篇首音频及部分图片摘自微信公众平台「陈国良越剧原创音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