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艺术名家病逝曾寄籍宁波自创流派惊台

陆锦花,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上海少壮越剧团创建者,为该团团长。1954年参加华东戏曲研究院越剧实验剧团,为上海越剧院主要小生演员之一。

陆锦花,祖籍福建,寄籍浙江余姚,1927年2月25日生于上海。13岁进越剧四季班学艺,改用母姓为陆,拜男班演员张福奎为师。四季班解散后,到金门大戏院唱三肩小生。1942年进袁雪芬领衔的大来剧场唱二肩小生,因身材瘦小,多演童生戏。1946年与邢竹琴合作演出。1947年秋与王文娟合作,成立少壮越剧团任团长,演于皇后大戏院。演过《礼拜天》、《天伦之乐》、《金蝉记》、《女伶受辱记》等不少时装戏。之后曾与张茵、许金彩、张云霞、筱月英等搭档。1949年7月,参加上海市军管会文艺处举办的第一届地方戏剧研究班学习。

1954年,参加华东戏曲研究院越剧实验剧团。同年在华东区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中,扮演《盘夫索夫》中的曾荣,获表演二等奖。其唱腔是在马樟花[四工调]的基础上加以丰富提高,特点是音色明亮纯净、行腔舒展松弛、吐字清晰入耳,自具特色,被称为“陆派”。擅演穷生和巾生,代表作有《珍珠塔》中的方卿、《彩楼记》中的吕蒙正 、《情探》中的王魁、《盘夫》中的曾荣等。傅全香和她主演的《情探》,在1958年由江南电影制片厂摄制成黑白电影。40年代,大中华、百代、百歌等唱片公司灌制发行了有其演唱的《一缕麻》、《孝女心》、《香妃》、《黑暗天堂》、《礼拜六》、《义》等剧唱片多张。解放后,中国唱片社灌制发行了有其演唱的《盘夫》、《情探》、《劈山救母》等剧唱片多张。退休后,陆锦花客居美国。

《解放日报》曾刊登《陆锦花佳节寻梦》回顾她的从艺历史:爆竹声声,又是年尾岁尽了。每当新春佳节来临,越剧著名小生陆锦花心头总别有一番滋味。这位蜚声越坛的“陆派”小生创始人,她和越剧的亲缘,竟是在春节时分结下的。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家境贫寒的陆锦花春节到一位亲戚家拜年,正赶上小表姐在跟师傅学唱越剧。小姑娘在一旁看得入了迷,不知不觉地跟着表姐比划。不知怎的,这个纤弱细小有着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的小姑娘引起了教戏师傅注意,他让小姑娘跟着唱两句,竟然嗓音柔和清亮,他大喜过望,问小锦花愿不愿学唱戏。当时在衣食无着困境中的锦花母亲一口答应了,她说给小姑娘找个活口的地方吧,只是出不起拜师钱。只见师傅一口应诺说:“磕一个头就行了,我这个穷师傅,就收一个穷徒弟吧。”那年陆锦花才十三岁。

半年学艺,一年帮师。小锦花学了三个月的戏,师傅就让她出“红台”唱堂会了。她演出的第一个剧目是《双珠凤》中的一折《倪凤搧茶》,她扮演文必正,可出台连一件行头都没有,师傅到处奔波,凑了点钱,租了一件旧戏服。陆锦花生得瘦小,褶子又长又大,师傅没法,只得让锦花在腰间束一根带子,把褶子折起来穿。锦花上台了,师傅在台口紧张地听着:一是徒弟第一次登台,不知是否受欢迎。另外也是照顾小锦花身上的那件褶子,尽管已经十分陈旧,连颜色也分辨不出,但万一有点牵牵挂挂,那可是赔不起的啊!

陆锦花十五岁就离开师傅独自搭班了,她第一个春节独自搭班的事,至今难忘。过去每年腊月二十五左右剧团就封箱了,美其名是让一年忙到头的演员歇息歇息过个年,实际上是班主重新挑演员组班。因此一近年关,多少艺人都担心着失业。那一年已经是小年夜了,屋外飘着鹅毛大雪,十五岁的小锦花在屋里心急如焚。这时富贵人家除旧爆竹声声,可小锦花大滴大滴的泪水往下掉,直到夜深才有一个班主找上门,包银很微薄只够糊口,条件很苛刻,可小锦花一口应承了。

可真是没有搭班盼搭班,搭了班又苦不堪。那时候初一到初五家家戏馆加码,早午晚一天三场,天天剧目不同,场场剧目不同。小锦花每天鸡叫二遍就让娘叫起床,揉着朦胧的双眼,在寒风中哆嗦地赶往剧场,演罢了夜场,大都十一二点,有时候还得赶一场堂会,完了事还得赶回戏班排第二天上演的剧目,直到半夜二三点。五天春节下来,腿肿得上下一般粗。在那个社会,就不记得吃过一次太平的年夜饭。

1947年秋陆锦花与王文娟合作,成立少壮越剧团任团长,创作排演《礼拜天》《天伦之乐》《金蝉记》《女伶受辱记》等不少时装戏。她的时装戏中尤以《黑暗天堂》轰动越坛。陆锦花所饰演的大学生有一段“悲切切,泪淋淋,坐起半身”的十八句弦下腔十字调组成的唱段,一时风靡上海越剧观众。陆派唱腔在这时已见雏形。1954年,她参加华东戏曲研究院越剧实验剧团。同年在华东区戏曲观

摩演出大会中,扮演《盘夫索夫》中的曾荣,获表演二等奖。其唱腔是在马樟花[四工调]的基础上加以丰富提高,特点是音色明亮纯净、行腔舒展松弛、吐字清晰入耳,自具特色,被称为“陆派”。

1954年,陆锦花进入上海越剧院后,悉心专攻儒生、穷生戏。她力求同类不同型,一戏一个样。她不以花俏悦人,而以洗练取胜。分别成功地塑造了众多艺术形象。如先后与傅全香、吕瑞英合演的《珍珠塔》是一出传统骨子戏,她所塑造的方卿,广撷博采,奇峰突起;《情探》中的王魁是概念定型的反面角色,唯独她赋予王魁特有的血肉灵魂,又别出一番风光,作者田汉观后兴奋地说:“你是我笔下的王魁”;

《彩楼记》(与金采风合演)中的吕蒙正,亦被同行赞美,观众叫“绝”。再如她所塑造的《劈山救母》中的刘彦昌、《盘夫索夫》中的曾荣、《孟丽君》中的元成帝、《送花楼会》中的文必正等艺术形象,亦成功非凡。1958年,《情探》拍成电影。“陆派”艺术更为大家熟悉和喜爱。1983年,她客居美国。

从1940年进越剧四季班学艺,到1983年退休后旅居美国,在三四十年的舞台生涯中,陆锦花曾和袁雪芬、王文娟、张云霞、傅全香等名家合作,不仅在舞台上塑造了一个个经典的越剧小生形象,而且还开创了越剧流派中的“陆派”艺术,和徐派、范派、尹派并称为越剧四大小生流派。其代表作有《珍珠塔》中的方卿、《彩楼记》中的吕蒙正、《情探》中的王魁、《盘夫索夫》中的曾荣等。

其中《情探》由著名剧作家田汉和妻子安娥编剧,剧中的王魁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负心汉形象,陆锦花给角色赋予了王魁特有的血肉和灵魂,据称田汉看了陆锦花的演出后兴奋地说:“你就是我笔下的王魁!”该剧于1958年被摄制成黑白电影,陆派艺术被更多的人熟悉和喜爱。

陆派好听到什么程度?越剧名家、和陆锦花搭档演《情探》的傅全香生前曾回忆说:“我也是‘陆迷’啊!记得有一次演《情探》,阿妹(指陆锦花)在‘伴读’时唱一段‘黄卷青灯两年以上’尺调腔,声声入耳,非常好听,我听得如痴如醉,等她唱完,我竟忘了自己要接唱两句,只得让乐队伴奏糊弄过去了。”

裴云燕是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的原陆派小生,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陆锦花老师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去了美国,所以陆派子弟并不是很多,上海越剧院的曹银娣是曾得陆老师亲传的陆派大,“我在艺校学习的时候,学校曾请曹银娣来给我们排戏、指导,其间曹老师也曾谈到陆锦花老师的艺术修为和人格魅力。愿陆老师走好!”

据《海外游子陆锦花》一书写道,陆锦花是1983年去美国探望女儿的,一年后拿到了“绿卡”。有些好心的朋友劝陆锦花加入美国籍,但她总是婉言谢绝:“我生在中国,长在中国,我是中国人,为什么一定要入美国籍呢?况且年纪一大把了,还去费这个神做什么呀?”

陆锦花经常回国小住,目睹国内万象更新,恋乡之情益浓。在回沪探亲的日子里,她欣然与戏迷们会晤,为记叙她艺术人生的《海外游子陆锦花》一书签名,关注陆派传人的成长……

她在接受上海电视媒体采访时说,刚学艺的时候,她拜男班演员张福奎为师,“师父是演大花脸的,并不怎么教学生,真的是师父领进门,修行靠自身”。所以更多时候,陆锦花是站在舞台角落上“偷看”、“偷戏”。为此,她那时跑遍了上海演越剧的各家戏馆,并深深地喜欢上了与袁雪芬、傅全香合作的女小生马樟花。陆锦花就留心多看马樟花的戏,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反复学习,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可以说,“陆派”唱腔是陆锦花从“闪电小生”马樟花的唱腔中学习、创造出来的,其特点是音色明亮纯净,行腔舒展松弛,吐字清晰入耳, “在平稳中传情”,“在平淡中出奇”,像《送花楼会》《宿庙题诗》等大量精彩唱段至今在海内外传唱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