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莎莎: 情钟越剧演绎芳华人生

那时,每逢民间剧团在乡下演出,她总是早早在场守候。婉转的唱腔,华丽的服装,绚烂的灯光……舞台上的一切,对幼小的陈莎莎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嵊州方言与台州方言不相同,我其实没听懂她们在唱什么,就自己胡乱填词,开始瞎哼哼。”

到了初中,陈莎莎用零花钱买了人生中第一张碟片——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越剧选段。因为这张碟片,她喜欢上了茅威涛老师,茅威涛老师的《沙漠王子》选段也成了她自学唱戏的第一次尝试。

不过,她的这些“小动作”做得很“隐秘”。陈莎莎回忆:“当时没人知道我喜欢越剧,连我父母也不知道。那时,身边同龄人没有喜欢听越剧的,我时常在想自己是不是不合群。”

有一天,音乐老师在班里宣布,路桥区有个青少年越剧比赛。“我平时没有那么勇敢,那一刻突然很勇敢,找老师说我要报名。”后来她才知道,这场比赛,全校只有她一人报名。

同学们都意外,陈莎莎会主动报名。更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的她,凭借自学自唱的天赋,获得了比赛一等奖。“我赢来的那面锦旗,被挂在了校长办公室。那时,我才觉得喜欢越剧是一件可以拿到台面上的事情,是可以带来快乐的。”

这次“一唱惊人”后,陈莎莎就成了学校活动和晚会的“常驻嘉宾”,拥有了更多展示自己的机会。渐渐地,她心中萌生了去学习越剧、成为专业越剧演员的想法,也曾遇上很好的机会,但这一切遭到了家人的阻拦。她最终还是和同学们一样,参加高考,念了大学。

进入大学,越剧依旧陪伴着她。她拿到了学校各种歌唱比赛的荣誉,却感到十分孤独,犹如离群索居的大雁,始终没有拥抱那个有着共同爱好的圈子。

陈莎莎说,她和越剧的缘分就是这样不断拉扯,藕断丝连。因为现实的原因,她总是隐藏自己的喜好,但心中的热爱,总会在某些时刻冒出头来。

这点“星火”,出现在2015年。那一年,陈莎莎偶然遇上一支下乡唱戏的业余越剧社团。“我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喜欢越剧。我来到后台,找到社团负责人,说希望加入他们。”

终于踏进了越剧爱好者的圈子,一个更广阔的越剧世界在她眼前徐徐展开。各行各业、各个年龄层的人们因为热爱而聚集,因为热爱而学习,激起了她心中从未熄灭的热情和斗志。

“以前我唱的大多是几分钟的选段,那时候我开始尝试唱20多分钟的折子戏,然后是整本越剧。”这对非科班出身且没有经过训练的陈莎莎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同海绵汲水,她不断向身边的人学习,向专业的越剧演员看齐。2016年,陈莎莎参加了嵊州越剧艺术学校的越剧。2016年至2019年,她每年都参加由浙江艺术职业学院举办的全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系列培训。

2018年,陈莎莎参演温岭市文化馆越剧小戏《选票》,入选了2018浙江省新农村建设题材小戏会演。2019年5月,她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魏春芳在“越韵新河”全国越剧名家名票演唱会上合作《新梁祝》折子戏。随后,她在10月份的全国越剧名票大展中演出《花中君子·骂堂》。2019年12月,她参加浙江电视台“戏曲电视春晚”演出录制;2020年10月,参加由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的“浙江省传统戏曲演出季”……

这其中,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学习长水袖和表演《蝴蝶梦·劈棺》的经历。“我特别喜欢《劈棺》中的长水袖表演。以前我就心想,要是有机会学习就好了。”恰巧那一年,浙江艺术职业学院教学了该内容。

学完之后,陈莎莎开始琢磨,要是有机会能上台表演就好了。2019年2月,她参加路桥戏曲协会新年演唱会,出演了《蝴蝶梦·劈棺》。

这次表演受到大家的一致肯定,也让陈莎莎的“野心”膨胀了一些。她心想,“要是我能拿这个去比赛,过把瘾就好了”。参加2021年“越剧好声音”全国票友大赛复赛时,陈莎莎选择表演该选段,并成功入选。

“我的性格好强,不甘落于人后。当你努力之后,将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这种快乐是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陈莎莎说。

2018年底,陈莎莎离开了原先的社团,但越剧表演之路并未止步。“我想寻找更多可能性。唱越剧,不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唱自己想唱的段子,演自己想演的角色吗。”

追逐自由,挑战自我,对标优秀,这也是她不断参加比赛的原因。“比赛的硬件设施强,环境氛围好,观众素质高。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对自己的表现负责,呈现最好的舞台效果。”

2017年,陈莎莎代表台州参加浙江省“新松计划”青年戏曲演员大赛,获得越剧剧种第一名。2018年,她参加“天姥山”杯越剧名票大赛,获得全国十强。2019年至2021年,她连续三年在“越剧好声音”全国票友大赛获得银奖。去年,她荣获第八届顾锡东长三角票友大赛“十大名票”称号。

在比赛中屡获佳绩,让陈莎莎的越剧之路,越走越宽。她先后加入路桥区戏剧家协会、台州市戏剧家协会和浙江省戏剧家协会。

上个月,她在抖音号“越剧莎莎”上开始直播,除了每周三固定直播,平时有空她也会上线。“我直播的时候不爱互动,只是一直唱戏,有时候唱到喉咙都哑掉。直播表演与在家练习和上台表演不一样,在直播中,我可以直接收到大家的反馈,还可以关注自己的表情、神态是否到位。”

虽然直播的时间不长,但她的越剧分享已经有一段时间,抖音号主页上有许多她线下教学和越剧配音的内容。“从2017年开始,我就练习‘音配像’。有时候,一小段内容需要花上一两天的时间录制,直到我唱出一模一样的感觉。”

有了直播以后,陈莎莎把业余时间越来越多地放在越剧上。“我生活中的彩色,很大一部分是越剧带给我的。我可以没有很多东西,但不能没有越剧。”

关于未来,她想更全身心地投入到越剧表演中,直到唱不动的那天,她会停下脚步,将沉淀的经验和故事分享给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