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名家茅威涛:我不是茅以升的孙女丈夫是著名导演

越剧名家茅威涛:我不是茅以升的孙女丈夫是著名导演

茅威涛是我国当代越剧的领军人物,3次荣膺中国戏剧梅花奖,被誉为“越剧第一女小生”。她主演的《西厢记》《梁山伯与祝英台》《陆游与唐婉》《孔乙己》《藏书之家》等优秀越剧剧目,深受戏迷喜爱。

茅威涛的丈夫是著名戏剧导演郭小男,夫妻俩如何相识相爱?一个是越剧名家,一个是著名戏曲导演,他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围城风景?

1962年8月8日,茅威涛出生于浙江省桐乡市,距越剧的发源地嵊州只有100多公里。茅威涛从小就是越剧迷,母亲在电影院上班,傍晚她去给母亲送饭时,经常溜进电影院看电影。

1979年茅威涛高考落榜,赋闲在家,恰巧桐乡越剧团招学员,茅威涛前去报考。招生老师一见茅威涛,就觉得他是演越剧小生的料。

为了适应戏靴,她穿着戏靴去食堂打饭,连晚上睡觉也不脱下来。勒头时她恶心呕吐,为了尽快适应,茅威涛晚上勒头睡觉,结果第二天早晨起来,脸都是肿的。

有一次,茅威涛放假回家,见父亲在抽烟,她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往嘴里一衔,就学父亲的样子点着了。结果她被呛得咳嗽连连,眼泪都出来了。

父亲生气了:女孩子抽什么烟?赶紧掐了!茅威涛耐心向父亲讲述了自己在台上演小生的苦衷,父亲这才理解了她。

茅威涛是越剧天才,仅仅一年她就成为团里最好的学员。1980年,团里把茅威涛送到浙江省艺术学校深造。

1983年,茅威涛演出新编越剧《五女拜寿》,开始在剧团挑大梁。茅威涛是尹派小生,是越剧大师尹桂芳的第三代,深得恩师的赏识。

1985年,茅威涛凭借《汉宫怨》《何文秀·哭牌算命》,荣获第二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榜首,这年她才23岁。

1994年,茅威涛凭借《西厢记》《陆游与唐婉》,再次获得第十一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这时茅威涛才32岁,就成为“二度梅”得主,这在演员中并不多见。

茅威涛扮相俊美,气度非凡,表演细腻含蓄,潇洒飘逸,高雅脱俗。在塑造人物时,她还借助昆曲、京剧、川剧的表演手段,与角色融为一体。

作为著名的尹派小生,她的音色圆润,行腔流畅,气韵悠扬,吐字清晰,表演和演唱均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茅威涛是越剧界最红的明星。由于一心扑在事业上,茅威涛无暇顾及个人问题,以致年逾30仍单身。

郭小男1957年出生于上海,比茅威涛大5岁,是著名的戏曲导演、编剧。他身材魁梧,长相帅气,系着一条深色围巾,给茅威涛留下了深刻印象。

1996年,茅威涛主演的《西厢记》《蓦然又回首》表演专场在全国戏剧界赢得一片好评。在杭州演出时,上海几位专家过来观摩演出,其中就包括郭小男。

演出结束后,专家们坐在一起研讨,对茅威涛都是一片赞誉之词。没想到郭小男却说:在专场演出中,我看不到风格迥异的茅威涛,看不到千姿百态的茅威涛,只看到了她演英俊小生的那种驾轻就熟。但作为专场,茅威涛应该有不一样的光彩,她需要超越自己。

然而冷静下来,茅威涛分析自己演的这些角色,形象都比较接近,她不过是在数量上进行简单的堆积,真正的艺术应该是不重复以往的角色。

不久,茅威涛排演新编历史剧《寒情》,郭小男从上海赶过来当导演。此前茅威涛演的是“陆游”“张生”之类的英俊小生,而在《寒情》中,她饰演“荆轲”,角色反差很大。

排演过程中,茅威涛经常与郭小男发生争执,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但冷静下来,茅威涛又按照郭小男的要求演。

1997年,茅威涛带着《寒情》去日本参加东京国际舞台艺术节。出发前,茅威涛与郭小男签了合约:他不能提前回国,必须等演出结束之后。

在日本的演出过程中,郭小男要根据剧场的布置做一些调整。然而,演出一个多星期后,郭小男却对茅威涛说:国内我有一部戏要公演了,如果我不回去,剧组没法演。我现在向你请假,明天就回国。

茅威涛不同意:我们不是签了合同吗?郭小男不吱声了。哪知第二天,郭小男没有通知茅威涛,就直接去了机场。

茅威涛很生气,心想:郭小男太不负责任了,把这么大一个剧组丢在日本。她立即赶到机场,请广播员在候机大厅喊话:郭导请回来!但郭小男还是登上了飞机。

茅威涛回国后,没想到郭小男早早在办公室门口等她,一见面他就真诚地向茅威涛道歉。因在日本的演出很成功,茅威涛心情不错,便释然了。

紧接着,茅威涛排演现代越剧《孔乙己》,又请郭小男当导演。经过《寒情》的磨合,两人配合默契多了。

郭小男生活习惯不太好,不爱吃早餐。茅威涛每天会给他带包子和大饼。杭州冬天湿冷,茅威涛又给郭小男买了棉背心。

爱渐渐在郭小男心头滋生,他觉得茅威涛不仅才华横溢,还不乏女性的柔情,一直单身的他有了结婚的冲动。

1999年,《孔乙己》公演后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及第10届上海白玉兰主角奖、文华奖,中国曹禺戏剧奖。

那时茅威涛还没有看到《名人传记》杂志,感到莫名其妙。演出回国后,一位戏迷给她寄来了刊登这篇文章的杂志。

一些读者看了文章,还以为茅威涛在借茅以升炒作。茅威涛觉得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伤害,更是对已故的茅以升先生的不敬。

茅威涛理解作者没有恶意,要求作者和杂志社在北京、上海、武汉等戏迷集中的大城市的主要媒体上澄清事实。

2001年,茅威涛喜做妈妈,她在杭州生下女儿。怀孕期间,茅威涛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小女孩管她叫妈妈,并说自己叫小柳眉。女儿降生后,茅威涛觉得太巧合了,便与丈夫给宝宝取乳名“小柳眉”。

做了妈妈后,茅威涛生活习惯改变了很多。工作一结束就回家陪女儿,她可以几天不出门,在家里给女儿做饭,陪她做游戏。

除了要处理众多的行政事务,她还要演出。受互联网的冲击,越剧市场越来越萎缩,茅威涛要带领演员们创收养活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

2006年,茅威涛与丈夫合作排演新编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然后在全国公演,所到之处不仅深受老戏迷的欢迎,还收获了很多80后、90后戏迷。

2007年,茅威涛因主演新编《梁山伯与祝英台》,荣获第32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这是茅威涛第三次摘得该奖项。

茅威涛从来没有停止过创新,2019年她与游戏《王者荣耀》合作。该游戏角色“上官婉儿”的皮肤,采用《梁祝》中茅威涛饰演的“梁山伯”扮相。茅威涛还为该角色录制了动态捕捉,被众多游戏迷津津乐道。

疫情好转后,她又排演新国风·环景式越剧《新龙门客栈》。从2023年3月28日起,茅威涛带领该剧目演员长期在杭州蝴蝶剧场演出。

茅威涛是著名的越剧表演艺术家,丈夫郭小男是知名导演,夫妻俩无论是事业上还是生活上都配合得天衣无缝,相得益彰,是受人尊敬的一对艺术伉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