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钱惠丽:浙江绍兴走出来的越剧名家网传与丈夫感情不合离婚

演员钱惠丽:浙江绍兴走出来的越剧名家网传与丈夫感情不合离婚

在越剧的表演中,她是那个说女儿家如水的多情公府公子,她是敏感内敛但又执着的儒雅诗人,她还是忧国忧民的法家创始人。她真正的名字,叫钱惠丽。

十六岁走出小山村,走进越剧团;二十岁拜得名师,把徐派唱腔传承下来。四十年来,钱惠丽一直坚守在舞台上,既以平均每年四十场的频次出演《红楼梦》,又不断创新出新剧目。

梅花、文华、三度兰,获得了无数观众喜爱的钱惠丽也是少有的包揽了戏剧届重要奖项的越剧演员。2021年,她首度登上春晚,与万千观众在热闹的除夕夜共赏越剧的魅力。

钱惠丽在绍兴一个郁郁青山相傍、潺潺流水依偎的秀丽村子长大,她的故乡有着流传了几年前的西施浣溪传说,也有清亮好听的越剧传唱。

父亲经常在家拉上几曲或哀怨或悠扬的二胡,姐姐们在一边或唱或跳。在这种浓厚的家庭艺术氛围之下,钱惠丽也成为一个极具艺术细胞的女孩儿,嘹亮又清甜的嗓音在山里、在水边飘啊飘。

1978年,《红楼梦》暌违15年之后又与观众见面了。在越剧的诞生地,人们争相走进电影院去看,甚至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

15岁的钱惠丽从同学那里知道了这部电影的情况,两个小姑娘相约一起去诸暨看电影。那天,她们起得很早,靠两条腿走了几十里地才走到电影院。

可没想到的是,两张电影票竟然那么难买,托了亲戚帮忙也没有用。最后,还是电影院一个中年大叔看到小姑娘实在不容易,心生怜悯卖给了她们两张票。

坐进放映厅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尽管劳累了一天满身都是风尘,可是当大荧幕上婀娜的身姿和迤逦的越腔一起冲击着视线和耳朵之时,钱惠丽的脑海里就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越剧版贾宝玉从此驻扎在她的心中,让她的人生有了方向。钱惠丽也想学越剧唱贾宝玉,她开始对小村落之外的大千世界有了向往。

那天以后,收音机就成了钱惠丽最好的伙伴。她把频道调至专门播放越剧的频率边听边学,等到《红楼梦》选段播放的时候,更是不错神地跟着唱。

她白天唱、晚上唱,在家中唱、在山间的石头上唱、在溪边的草丛里唱,终于在十六岁那年唱进了诸暨的越剧团。

团里给团员们安排的启蒙表演正是《红楼梦》,一直都是自己学习的钱惠丽在老师的教导下有了长足的进步。

她一直在模仿徐玉兰的唱腔,但是音域不够高唱起来既吃力又尖、细,为此很多人认为她无法学到徐派的精髓。好强的钱惠丽在争议声中默默地加强练习,没过多久就解决了音域问题。

进团半年之后,钱惠丽得到了上台表演的机会,是《哭灵》的选段。这一场之后,浙江越剧圈不少人都听说诸暨有个神似徐玉兰的小演员。

那时候,人们的娱乐方式比较单一,戏剧表演市场非常火爆。钱惠丽随团外出表演,有时一出去就是半年,既有高雅的大舞台也有狭小但热情的农村祠堂。在一场场演出中,钱惠丽的功底越来越扎实了。

1981年5月,杭州《红楼梦》的演出现场来了一位身份特殊的人,她就是人们心中最经典的贾母扮演者周宝奎。“太像了,真的太像了。”这是老师当天看完表演之后的感想。

另一边,徐玉兰在李子川那里听到了一段录音,“这不是我年轻时候唱的吗?”这位琴师大家笑着摇了摇头,“不是”。

6月,钱惠丽见到了在她心中几乎是“神”这一级别的偶像徐玉兰。尽管两人此前并无干系,老艺术家却不吝赐教,点明了她在表演上的一些弱点,教她如何演好小生。

这一次会面,钱惠丽收获不浅。既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之处,又从老师那里学到了训练形体和发声的科学方法。

不久之后,退休的周宝奎到钱惠丽所在的剧团指导工作,她坦诚自己就是为了看好钱惠丽才去的,她要帮多年老友盯好这颗有潜力的幼苗。

周老师虽然是旦角,但是在表演和做人上都给了钱惠丽很大帮助。不管什么戏,周老师都要对角色的人物形象、故事背景和行为逻辑进行认真分析,还很重视演员与角色的适配度,不骄矜、不自傲。

1983年,钱惠丽到上海演出。徐老师专门去现场看了她们的排练,连连摇头,问题太多了。不提别人,单说钱惠丽就有着仰头过高的问题。

徐老师不辞劳苦不讲名带着团里把剧目进行了重排,亲自指点钱惠丽,老人家就连休息间隙吃的面包都是自己从家里带去的。

重排之后,团员们的表演更加生动、舞台的调度也更加合理。不出意外,收获了观众的满堂喝彩。而新闻界对此的广泛报道,也离不开徐老师在背后的努力。

两人的经历颇为相似,都是受父亲和上面的哥哥姐姐影响走上了艺术道路。徐延安会弹也会做,家庭贫困无力去买乐器,他就自己做。

但母亲则对儿子这种“不干正事儿”的行为很是不喜,经常训斥并把他心爱的琴给丢出去。但徐延安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得知县里招收二胡训练生,他当即就放下学业考了进去。

1975年,徐延安毕业。第二年,原本拉京胡的他改而成为了越剧的主胡。钱惠丽考进来的时候,他作为负责教导新团员们的老师之一,自然而然地与她熟悉了起来。

都是贫苦家庭出身都对艺术执着的两个人在交往中发展出了超出一般同事的感情,徐延安年纪较长成熟稳重,给年轻的钱惠丽带去了安全感。

此后,这对情侣成为了彼此生活中的倚靠、舞台上的好搭档。他在角落里拉胡,她在中央演唱,台前幕后相得益彰。

1983年,爱护学生的徐老师又到南京指导钱惠丽表演。也是这一次,向来不在意仪式的老艺术家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正式收了钱惠丽为。

老师对钱惠丽的要求并不是唱得越像她越好,而是在把握住人物特质的同时展现出个人特点。钱惠丽也一直按照这个要求去做,不卖弄技巧、不拘于一格,以人为根、以情为托,生动地演绎出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角色。

经过不断锤炼,她的唱腔越发成熟,也多次在比赛中获得大奖。与此同时,徐延安也没有停下追求上进的脚步。1985年,他到音乐学院进修。但这样一来,两人就要开始异地生活了。

三十而立的徐延安有了很深的危机感,担心长久的分离会让两人未来难定,于是他下定决心求婚了!“好。”钱惠丽羞涩地点头,尽管她才22岁还那么年轻,尽管一结婚就要面临着分离。

1987年,钱惠丽调到上海与丈夫团聚。但是这次调动着实不易,她是诸暨剧团的顶梁柱、是副团长,她要是离开团里的损失可太大了。

团里不愿意放人,可是钱惠丽想去老师那里也想结束这种和丈夫两地分居的日子。最终,经过多方协调她如愿以偿进入了红楼团。

而徐延安在学校师从名家,分配到剧团之后又跟着那位把钱惠丽的唱段放给徐老师听的李子川老师。和徐老师合作多年,徐派的发展史上也要记上他一笔。

为了事业,夫妻俩结婚六年之后才要孩子。而为了舞台,即便是肚子里揣着一个胎儿依然要一人分饰两角为观众表演。

这个孩子怀得很辛苦,钱惠丽经历了每一个准妈妈都要承受的呕吐还生过病。所以,当孩子平安出生一切安好的时候,夫妻俩都十分激动。

风雨几十载之后,有小道流传称两人已经离婚各自成家了。对于这个消息,目前当事人都没有出来谈过,所以是否线.

但钱惠丽自始至终都在坚守着,她的坚持不仅体现在对越剧更展现在《红楼梦》上。这部戏引领着她走进越剧的光影世界,让她成为徐派的嫡传,对她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她每年都要演出这个剧目,四十年未曾改变。要知道,既要保持保持原本的优秀之处又要发展令人眼前一亮的变化,期间的选择与平衡并不容易。何况,让一个人对同一件事情保持几十年的热情是多么地不容易。

当然,在坚持的同时钱惠丽也在不断寻求突破,为自己、为越剧开创更多的可能性。走出宝玉的光环,她还演出了《西厢记》、《真假驸马》,还“反串”出演了旦角令人刮目相看。

新千年之后,钱惠丽遇到了一个与传统越剧差异很大的本子-韩非子。这是一个大时代之下的传奇悲剧人物,做好了会有很大突破。

在剧团领导的支持下,钱惠丽就和编剧、导演一起埋头创作。2004年,七易其稿,剧本调整了很多。

但就在大家都很期待它的上马之时,因为剧外的一些原因这个项目被搁置了。而这段期间,钱惠丽生病了,虽然很愧疚但是她也没有更多精力去为这部戏奔波了。

就在主创人员都以为《韩非子》已经没有了得见天日的那天之时,恢复了一些健康的钱惠丽还没有放下对这部戏的执着,通过她的不断努力等到了领导们的支持。

重新调整剧本、排练,一年以后名家云集的《韩非子》正式和观众见面了。大家惊讶地发现,舞台上的钱惠丽似乎和以往大不相同:飘逸的衣裳、一缕垂下来的发丝,高挑的身材时而显得落寞时而又有些激愤。

演出期间,观众席上不断传来掌声,主创们就知道它成功了。外界对这部戏以称赞为主,尤其是对演员们、对钱惠丽都不吝溢美之词。

这之后,钱惠丽仍在不断探索创新之路,《双飞翼》、《甄嬛》等作品陆陆续续与大众见面,也吸引年轻群体对越剧的关注。

如今,已经迈入花甲之年的钱惠丽仍然奋战在舞台上,同时也在“老带新”教导青年演员继续发扬光大越剧。